张泽:“把该干的事儿干好!”

发布者:叶启阔发布时间:2021-09-09浏览次数:5



在第三十七个教师节到来之际,浙江大学于98日在求是大讲堂举行先进表彰会,向全校教师致以节日的问候,向获奖集体和个人表示衷心的祝贺。会上,校党委书记任少波、校长吴朝晖为竺可桢奖获得者颁奖,校学术委员会主任张泽院士,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段树民院士获此表彰。

据了解,竺可桢奖是浙江大学本校教职工的最高个人荣誉,张泽院士和段树民院士在会上分享了他们的学术成长经历和教书育人心得。他们表示,获得表彰既是荣誉更是责任,将始终以服务国家重大需求、培养高层次创新人才为己任,继续开拓奋进、勇攀高峰,在工作岗位上再立新功。以下是根据张泽院士的现场发言整理的内容。

非常感谢学校的领导和同事们,在第37届教师节之际,给予的浙大最高荣誉! 想起来, 我很久没有得奖了, 所以这次获此殊荣,真的还满激动!

记得第一次获奖,还是我读研究生的时候,那是中国物理学会颁发的首届吴健雄物理奖,那次是杨振宁先生推荐,黄昆先生颁的奖。走上颁奖台时我很紧张,懵里懵懂地接过证书, 鞠了个躬,就急忙下台了。后来,博士研究生快毕业时又得过一次“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除了当时帮老师准备材料,好像没什么其它的记忆,当然现在文件夹里还有一份获奖证书的电子留档。留学回国工作被提拔为正高级研究员后,我还得过一次“求是奖”,那次是李依依院士推荐的,尽管那时我早已离开了她所在的科学院金属所。算起来,我年青的时候得过好几个大奖。但回想起来,印象都不太深,也许那时都是别人推荐的,后来被告知得奖了,虽然高兴,但印象不深刻。也许像现在国内的几大奖评选这样,亲自过五关、斩六将地去拼,印象可能就深了。不过,这次还是要“凡尔赛”地给各位汇报,这个竺可桢奖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又是别人推荐的,居然没人找我要过什么材料。

这刚好印证了前几天任书记在全校工作大会上讲的那样,让“不想当干部的人去当干部”,尽管那样非常困难,但不是不可能,我就从来没看出当时的少波副校长有想当正书记的架势,结果他真的当上了(哈哈)。估计吴校长当时也是那样。同样,那时的学术界也是“让不想得奖的人去得奖”,当时没有申请奖那么一说,都是别人推荐的,搁到现在估计也是不行,但也不是没有可能,而这就发生在今天的浙大。让我们共同为浙大的清风鼓掌!

那么,也许今天在场的人会好奇地问,第一,那些贵人似的“别人”是谁?第二,他们为什么要推荐你?其实,我讲的这些贵人就是你们身边的师长、前辈、领导;推荐你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出色完成了“你该干的事儿”!上山下乡时,我不到20岁就当上村长(那时叫政治队长),那是因为我得到了老百姓认可;读研究生时获大奖,是因为导师对我们的研究工作很赏识,以及学术“大家”对我及我的导师的认可;后来作为青年科技工作者再获奖,那是那个时代前辈们为提携鼓励晚辈,而刚巧自己干的活儿能入他们的法眼。所以,我的经历告诉我,这些“贵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遇到”的必要条件就是“把自己该干的活儿干好”,而充分条件是学术界的前辈们对你的学术水平和为人的认可!

老话说:“行行出状元”,把自己该干的活儿干好,就是成为“状元”的必然途径;新话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处处有伯乐”。到了我这个年纪,该干的事情,恐怕就是要竭尽全力为年轻人作好扶梯,干好“伯乐”的活儿。

这不,一不小心,又得了个奖(哈哈),想必是同仁们特别是青年才俊们对我等“学术大咖”的鼓励和期盼。

在此,我再次衷心感谢学校领导和同事们,我们一定会“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谢谢!

(根据张泽院士现场发言内容整理)

本文转自浙江大学学术委员会--求是风采公众号